美委员会交756页报告建议对中国芯片技术“卡脖子”

【文/观察者网 陈思佳】“美国的头号战略就是要在芯片行业跑得比中国快”。

当地时间3月1日,美国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AI)向美国国会提交了一份长达756页、关于人工智能领域竞争的报告。该机构声称,人工智能研发是一场“价值观竞争”,呼吁美国政府继续在微电子产业打压中国、遏制中国的高端半导体制造能力,从而“保持对中国的领先”。

由于中国在人工智能开发领域居于世界前沿水平、半导体制造份额不断增长,这份报告还提出了多项在科技领域打压中国的主意,包括建议美国政府加强投资审查、限制所谓的“军方背景”中国留学生、打着“人权”幌子审查人工智能芯片出口等。

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是美国政府的一个独立委员会,由前谷歌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领导,负责向美国总统及国会提供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建议。就在上周,施密特刚刚向美国国会参议院强调过“美国只领先中国一两年”,极力渲染美国在科技领域对抗中国的“紧迫性”。

NSCAI在报告中称,美国要想在半导体产业保持全球领先地位,就必须限制中国的半导体产业,为此美国应设法妨碍中国进口光刻机等尖端芯片生产设备。

美国已经本国公司生产的半导体设备实施了出口管制,但日本的尼康、荷兰的阿斯麦等公司也具备生产光刻机的能力。因此报告向美国政府提议,美国应考虑与荷兰和日本“协调”,制定“推定拒绝”(presumptive denial)的政策,阻止他们向中国出口半导体制造设备,尤其是光刻设备。

该机构信心十足地声称,只要这种限制能发挥效果,美国就能“保护好技术优势”,“阻止中国培养尖端半导体制造能力”,从而“确保美国在半导体行业的领先地位”,实现其在高端微电子设计和制造领域“领先中国两代”的目标。

一名NSCAI官员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也明确表示,“美国的头号‘保护’战略就是要做到在芯片行业跑得比中国快。”

除遏制中国的半导体产业外,NSCAI还提出了“制造业回流美国”的议题。报告称,美国尽管在技术方面领先,多特蒙德但在半导体制造方面却几乎完全依赖中国台湾、韩国及中国大陆的产能,这使得美国“供应链易受破坏”。

因此NSCAI认为,美国应该设法在国内建立弹性的微电子设计和制造基地,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yhulu.com/,多特蒙德出台措施激励美国的半导体产业,以减少对其他国家的依赖。

他们还呼吁美国政府扩大对半导体研究、制造的投资,在五年内向美国半导体产业投资350亿美元,并实行40%的投资税收抵扣。他们称这将“有利于美国半导体产业、刺激美国的芯片工厂建设”。

不仅是半导体领域,为了维护美国的全球霸权,NSCAI还将打压的目标扩展到了整个人工智能领域。报告声称,在这些领域的开放可能会“无意间损害美国的利益”,因此必须加以“控制”。

报告认为,美国政府需要加大对海外投资的限制。他们建议,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FIUS)应要求所有来自美国“竞争对手”的投资者披露涉及敏感技术的交易,防止所谓的“窃取知识产权”行为。

NSCAI称,中国投资者向美国人工智能初创公司投资超过13亿美元,但美国政府却对交易“了解有限”,称海外企业对美国企业的投资存在“重大技术转移风险”,暗示其所谓中国“窃取知识产权”的阴谋论。

基于这一说辞,NSCAI建议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提高对中国和俄罗斯公司投资的审查,制定包括人工智能技术在内的更详细、范围更广的“敏感技术清单”,并要求涉及相关技术的投资者在交易完成前披露交易细节。

“建议CFIUS要求来自美国竞争对手的投资者披露敏感技术交易细节”,报告截图

报告简单概述了该机构对“敏感技术清单”的构想,明确建议将人工智能、半导体、电信设备等“国家安全领域”列入清单。

NSCAI还老套地拿起“人权问题”做文章,在人工智能方面也提出了出口管制的“策略”。他们建议美国商务部打着“人权”的幌子审查高性能人工智能芯片对中国出口,他们还建议商务部要求生产商提交季度报告,列出所有向中国出口的此类芯片名录。

报告宣称,通过灵活使用投资审查和出口管制的这两种“工具”,美国可以“更具针对性地遏制中国在关键技术上的投资”。

不过在提到有关“中美脱钩”问题时,报告认为,这种做法会使美国大学和公司失去更多人才、切断美国公司的高效供应链、中断创新公司进入市场的渠道。该机构转而鼓吹“针对性脱钩”的概念,声称美国应考虑在适当的关键领域推动“与中国脱钩”,以恢复美国的技术能力。

尽管报告不断拐弯抹角地抹黑中国,文字间充满了“酸”气,但这篇报告也不得不承认,在人工智能开发领域,中国确实居于世界前沿水平,且发展前景具有优势。

报告称,中国有组织、有资源、更有开发的决心,对于人工智能开发中心和新一代工程师的培养也有明确的规划,研发领域的领军企业也能得到国家的支持。

与此同时,美国的人工智能研发大多依赖私营部门和大学,美国高速互联网和电信网络的复杂程度及覆盖范围远远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这都降低了美国“在高新技术领域的竞争能力”。因此NSCAI建议美国实行一种“结合政府和私营部门努力的混合方法”。

人工智能作为一个新兴领域,其专业人才数量相当稀缺,这也成为了NSCAI报告关注的重点。NSCAI认为,美国要想“赢得人工智能竞赛”,就需要“赢得人才竞争的胜利”,而这也是美国当前的短板之一。

报告列举数据称,从2000年到2014年,中国大学的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毕业生数量增长了360%,而同期美国大学的STEM毕业生数量只增长了54%,其中还有不少是留学生。当前,世界顶级深度学习人才中,也有约29%的研究人员来自中国。这使得美国“面临竞争失败的风险”。

报告因此建议,美国必须考虑改革教育体系,以培养数量和质量都更高的科研人才。

同时,NSCAI还呼吁美国政府“主动出击”,“遏制”中国的人才培养。他们声称,美国一方面可以通过降低移民门槛、吸引顶尖留学生留美等手段争夺人才,另一方面则应提高签证审查,限制所谓的“有军方背景的中国留学生”进入美国。

最近几个月,全球芯片正面临供应短缺的局面,这也成为美国总统拜登面临的主要难题之一,拜登政府正寻求加大对美国芯片制造业的投资。

路透社2月24日援引美国政府官员的消息称,拜登已经签署了一项旨在解决芯片供应短缺问题的行政令。这项行政令将发起一项为期100天的关键产品供应链审查,主要针对半导体、汽车电池、稀土矿物和药品,评估可以采取的行动。

拜登还承诺将寻求370亿美元投资,以提振美国芯片制造业。白宫称,拜登会采取措施以提高美国芯片制造能力,包括引用近期出台的《国防授权法案》中的相关措施,但这都需要单独的拨款程序来筹集资金。

进入21世纪后,美国在全球半导体制造中的份额就在持续下降。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和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2月发布的报告就显示,尽管美国半导体销售保持显著增长的势头,但美国在全球芯片制造中的份额在不断下降,2020年美国半导体制造只占到12%的市场份额,远不及1990年37%的水平。美国参议员约翰·里施去年也曾援引统计机构的数字称,全球有78%的先进晶圆制造产能集中在亚洲,中国大陆的晶圆产能也于2019年超过了北美。

对美国频繁打压中国芯片制造企业的行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此前表示,中方坚决反对美国政府泛化国家安全概念,违反市场经济和公平竞争的原则,违背国际的经贸规则,滥用出口管制等限制措施,无理打压中国企业,破坏正常的国际经贸秩序。中方将继续采取必要的举措,维护中国企业的正当权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